棠绯

I don't wanna love anybody but you

谁不喜欢干净柔软美好的东西,他们是世间最精致甜美的小甜点,放肆地散发与生俱来的高贵而又细腻的香气,当我看到他们,就好像躺在温暖的又厚又软的奶白色摩洛哥羊绒毯上阖眼做着弥漫了各种祖玛龙香氛的美梦。
可是白昼的宽容不足以赋予我像兔子一样乖顺地翻出柔软的小肚皮的权利。只能用最冷漠的嘴脸示人,说着违心的话,做着不是出于刻意与伪装绝不会做的事,要我说着"我早就不喜欢它了!"主动放弃早已深入血骨的心爱,内心煎熬在滚烫的熔岩里,还要微笑着在意识里将苦痛隔离。我讨厌自己,也恨透周遭的一切,也眷恋儿时的曾令我恐惧的被阳光染成晶莹的焦糖色泽下午。可我早就歇斯底里够了,难道还不能适应这样的自我拉扯的日常吗?人是一种适应性多强大的生物啊
当我试着去撒娇,我觉得羞耻,我开始掩面哭泣,我才发现自己已经丑陋不堪,平日的生气全无,瘫在床上的我根本就是个苟延残喘的废人吧。
于是我成为一个夜行者,在深夜里终于可以肆意欢笑与流泪,释放自己柔软的真实的那部分。黑夜是唯一能赐予我安全感的savior,所以在此刻,路灯全熄,静待破晓的凌晨04:45,只有在打完这些文字,关掉手机,带好眼罩,怀着对21个小时后的期待再度陷入沉睡,尽管再次睁开眼会被日光刺痛。

评论